当前位置:lanbao.com.cn国学红楼梦中疼爱孙儿的贾母为何会与巧姐毫无交集?
红楼梦中疼爱孙儿的贾母为何会与巧姐毫无交集?
2022-11-24

贾母,又称史老太君,贾府上下尊称她为“老太太”。今天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文章,欢迎阅读哦~

贾母是《红楼梦》这所女儿国的国王,是贾宝玉以及贾家姊妹们的庇佑者,盖因贾母疼爱儿孙,所以贾宝玉、林黛玉、贾家四艳(元、迎、探、惜)从小都是跟着贾母长大的,足可见贾母虽然年老,却有一颗人老心不老的童心,竟能和孙子孙女辈的孩子们打成一片。

可其中却有一位女子是例外,那就是位列金陵十二钗正册第十名的贾巧,即王熙凤的女儿。

细品之下很奇怪,王熙凤在荣国府之所以炙手可热,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背后有贾母给她撑腰。虽然王熙凤是大房那边的儿媳,可贾母却知人善任,同意将管家重任交给阿凤,甚至在贾家经济出现问题时,主动从自己的私库中拿出金银家伙,借鸳鸯之手送给王熙凤,以解燃眉之急。

由此观之,贾母既然这般宠爱王熙凤,又喜欢孩子,这两个因素结合起来,她应该很喜欢贾巧才对,可纵观《红楼梦》全书,贾母、贾巧两人之间几乎没有交集。

即便是第21回,贾巧得了天花,闹得阖府皆知,书中也只是记载了王熙凤如何寻医求药,却没有关于贾母派人来询问的半点文字。

曹雪芹擅长不写之写,往往“不写”能传达出比“写”更多的信息。贾母全书罕有对贾巧的关心举动,这就暗示了一个事实:贾母对贾巧似乎并不是很上心,至少并没有像宠爱其他孙女那般宠爱这个曾孙女,这是为何?

当然,我们不排除有“隔代亲”的原因,贾母有贾宝玉、林黛玉、贾家三艳这些孩子们陪伴,已经缓解了年老的孤独,所以隔了两代的曾孙女贾巧就不吃香了,但除此之外,笔者窃以为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。

且看《红楼梦》第42回,彼时刘姥姥进大观园的高潮已然结束,准备离开荣国府了,在刘姥姥离开之前,王熙凤曾请求刘姥姥给女儿起个名字,期间两人有这么一番对话:

凤姐儿笑道:“到底是你们有年纪的人,经历得多。我这大姐儿,时常肯病,也不知是个什么原故......这也有理,我想起来,她还没个名字,你就给她起个名字。一则借借你的寿;二则你们是庄稼人,不怕你恼,到底比我们贫苦些。你贫苦人起个名字,只怕压得住她......正是生日的日子不好呢。可巧是七月初七日。”——第42回

王熙凤虽是女强人,但到底是妇人家,所以她想当然地将女儿从小多病的不吉归结于生日日期不好。故而脂砚斋亦评曰:一篇愚妇无理之谈,实是世间必有之事。

七月初七,在今天是七夕情人节,牛郎织女见面的日子,貌似是个好兆头。但在古代,“七”这个数字预示着终结之意,是不吉利的,更何况还是七月初七,所以王熙凤认为自己女儿之所以从小身体不好,动辄生病,都是这日子闹的。

王熙凤作为贾巧的亲妈,都觉得孩子的生辰不吉,更何况素日深信神佛之道的贾母呢?纵然贾巧是曾孙女,也会和贾母潜意识中的神佛信仰产生冲突,这是不以贾母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。

因此,第39回“刘姥姥进大观园”,在见到贾母后,心思细腻的刘姥姥就发现了贾母的这一喜好,故而投其所好,专讲神佛、菩萨送子之类的故事,一下子就把贾母给听迷了:

刘姥姥便又想了一篇,说道:“我们庄子东边庄上,有个老奶奶子,今年九十多岁了。她天天吃斋念佛,谁知就感动了观音菩萨。夜里托梦说:‘你这样虔心,原来你该绝后的,如今奏了玉皇,给你个孙子’。原来老奶奶只有一个儿子,这儿子也只一个儿子,好容易养到十七八岁上死了,哭得什么似的。后果然又养了一个,今年才十三四岁,生的雪团一般,聪明伶俐非常。可见这些神佛是有的。”这一席话,实合了贾母、王夫人的心事,连王夫人也都听住了。——第39回

贾母的这种信仰,往往使她的某些言行略显冷酷,比如第12回秦可卿夜间病逝,阖府大惊,贾宝玉匆匆起床,要去宁国府探看一番,贾母得知后却叮嘱他:才咽气的人,那里不干净,二则夜里风大,明早再去不迟。

秦可卿刚出场的时候,就被贾母盛赞为“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”,可一朝去世,就变成了贾母的忌讳,乃至于阻碍宝玉前去探看,足可见这位老太太身上被感染了浓浓的封建迷信之风。

再有第16回“秦鲸卿夭逝黄泉路”,彼时秦钟病重,眼看着就不行了,命人前往荣国府叫贾宝玉,来见最后一面。

秦钟之前曾在贾家念过学堂,期间深受贾母喜欢,时常得到贾母的赏赐,按理来说,贾宝玉去看望好友秦钟最后一面,贾母总可以理解吧,可她老人家还是照旧如此叮嘱了宝玉一句话:

茗烟道:“秦相公不中用了。”宝玉听说,了一跳,忙问道:“我昨儿才瞧了他来了,还明明白白的,怎么就不中用了?”茗烟道:“我也不知道,才刚是他家的老头子特来告诉我的。”宝玉听了,忙转身贾母。贾母吩咐:“好生派妥当人跟去,到那里尽一尽同窗之情就回来,不许多耽搁了。”——第16回

在贾母看来,秦钟死,他的身上必然有不干净的气息,所以不愿让贾宝玉在秦家待太久。

因此,我们不得不怀疑,纵览横观《红楼梦》全书,贾母几乎与贾巧没有交集,并非是曹雪芹漏写,而是通过这种不写之写,刻画了贾母的为人信仰。面对一个生在七月初七这个不吉利日子的贾巧,平日还动辄生病,贾母很有可能将这两者联系起来,构成了她的心魔,故对贾巧有敬而远之的心态也未可知。